《医药导报》报道“海扶超声聚焦刀”

所属栏目:媒体报道  作者:颜雨  发布时间:2018-07-10

导语:导读:遥记十年前的第一次相遇,自己还是中央驻渝新闻单位的一名工作人员,参与重庆市海扶中心的新闻报道,对海扶有了比普通大众更多的了解。虽然已在医药导报社工作多年,无时不在劝慰读者相信科学、相信医生、放松心情、直面疾病。但当自己作为一个子宫肌瘤患者,角色在猛然间发生了180度的乾坤大挪移时,尽管面对着海扶超声消融这项世界上最先进的无创治疗肿瘤新技术,对病与痛的恐惧仍然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无助……?

海扶,给了我最好的礼物

一位子宫肌瘤患者的“海扶”体验

《医药导报》报道“海扶超声聚焦刀”

2010年9月10日—9月16日 第35期《医药导报》

遭遇“妇科第一瘤”

2005年底,单位组织体检,一向自认为十分健康的我全然没有想到,打开体检报告却看到了这么一行字:子宫长有一5cmX4.9cm大小的肌瘤,建议跟踪复查。“子宫肌瘤,被被人们称为‘妇科第一瘤’,从古到今都被列为妇科疑难杂症。据统计,在35~50岁的女性中,子宫肌瘤发病率高达70%。子宫这个‘生命源泉’近年来因为子宫肌瘤在世界范围内以每年400多万的速度被无奈切除!中国更以每年150万的惊人速度震惊世界!容颜消逝、家庭破裂……”作为一个健康媒体女性工作者,一些涉及该病的基本知识开始在脑海里张牙舞爪起来!我握着体检报告两眼发愣,怎么会这样?

我立马去医院作了复查,医生建议继续观察,如果肌瘤继续增大就可以采取手术治疗。虽然我稍稍松了一口气,但心中的疑虑还是没有消除。观察?除了到医院体检我自己如何观察?它会不会增大……

也许是接下来紧锣密鼓的工作节奏帮了忙,也许是疾病初期没有很明显的症状,也许是在常常劝慰读者时自己也被“潜移默化”,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紧张与恐惧感渐渐减弱,不被提醒时也时常忘记疾病的存在。


切不切?怎么切?这都是问题!

2009年末,工作依然繁忙,但也还能应对自如。只是我心里不时升起一股莫名的阴郁感,在我还未明所以时,身体已开始发出了信号!我变得容易感冒,而且一感冒就半个月都不见好,变得容易感到累,皮肤暗淡、倦容难收……衰老,这个所有女人都极度害怕的事情,正以自己都能够感觉得到的速度在我身上发生着。这是否与自己的子宫肌瘤有关呢?恐惧之感再次席卷而来!检查结果证实,我极其不幸地猜对了!

此时的我,遭遇了和绝大部分子宫肌瘤患者一样的困惑:体内的子宫肌瘤在一天天增大,切还是不切?怎么切?

我开始疯狂搜索资料,开始四处询问。可是,网页上的一段文字让我陷入了更深的困惑:传统的治疗方法是根据肌瘤的范围大小和具体病情而采取子宫的次全切和全切。而传统子宫肌瘤手术在提供探查优势的同时,也产生了切口大、出血多、伤口难愈合及可能出现粘连等传统手术常见的并发症。并且子宫切除后,也不可能是“一劳永逸”,因为子宫除了生育功能外,还有其他很多重要的作用,例如:子宫与卵巢血管相互沟通,当切除子宫时,卵巢30%的血液就没有来源,减少了血液的供应,卵巢的功能必然受到影响,将可能导致绝经期的提前,出现更年期症状甚至提早衰老!

血腥的手术场面、面黄肌瘦、两眼无神、头发散乱、敏感易怒、杯弓蛇影……一时间,电视里那些女性保健用品的恐吓式广告的女主角仿佛都可能成为自己。虽然明知这是自己吓自己,但我仍然摆脱不了忧心忡忡,对什么事情都兴味索然。


无创世界,温柔一刀!

我太需要帮助了!那种渴望是我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

都说女人有两次生命的消亡,一次是花容残褪,一次是生命的消逝。而对于女人来讲,花容残褪的残酷更胜于生命的终结!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我已经陷入了一种恶性循环:对子宫肌瘤的忧虑——心绪日益恶化——已经出现的一些症状,尤其是面容憔悴、衰老加速——内心不断加深的痛苦。

因缘际会!当我在思维的旷野漫无边际地四下搜寻的时候,或许是因为十年前的相遇,它在我脑海里募地闪现出来!

海扶!记忆起十年前我曾对此项当时只针对肿瘤的科技创新有所了解。十年后的今天,据说海扶已经在子宫肌瘤无创治疗领域卓有成效,不开刀、不流血、不可逆、一次性、无疤痕、无创伤、无辐射、无副作用,我积郁的天空里一下子又有了一丝曙光!

2010年7月15日,这是我和重庆医科大学附一院海扶肿瘤治疗中心定下的手术日子。

13日,我开始禁食,每天就喝些流质食物,可我实在不能饿,加上手术前挥之不去的莫名担忧,我几乎彻夜难眠。

14日,要做模拟定位,第一次走进手术室,才发现原来是这么轻松的环境,没有森严的戒备,没有印象中那扇紧闭的手术室大门,简单的门诊设计,让我释然了许多。

15日,家人陪着我一早就到了医院,我是第一个上手术台的,护士开始给我打点滴、灌肠、导尿管、消毒……

8点整,一切准备就绪,手术正式开始,打了镇静剂的我,这时却出乎意料的清醒。我一个人俯卧在手术台上,医生在离我1米开外的地方操作,好安静!此时,最清晰的感受就是心中充满了恐惧和好奇,再就是偶尔的那一点点痛。我好想能有个56英寸的背投彩电摆在我眼前,正放着《拯救大兵瑞恩》,希望在瑞恩被拯救的时候,我也被同时拯救了。

10点40分,约1个半小时候,我从手术室被推了出来,整个过程保持俯卧姿势的我只觉腰背一阵酸痛!这时,老公从百忙中赶到了医院,静静地坐下来握着我的手,默默凝望着嚷嚷了半天怕痛的我,尽管疼痛感还在,可我觉得正被逐渐弥漫的幸福淹没。

遵照医嘱,休息了1个多小时候,我开始准备起身回家,除了肚子还有点隐隐作痛外,我完全没有感到和手术前有多大的差异。


我收到了最好的礼物

接受海扶治疗的整个过程中,只需忍受那一时的痛,就留住了子宫这个女人的“根本”,就使自己仿佛可以“就这么一直美下去”,就换来了彻底的心灵解脱!这,就是海扶赐给我的最好的礼物!

9月1日,是我手术后复查的日子,我全然没有了手术前的那般紧张,因为我的身体已经告诉了我,这一个月我恢复得很好,气色一改暗淡,变得红润泛光,步履轻盈、心情舒畅,我深刻感受到那般由内而外久违了的朝气!现在只差医生再给我一个明确的答案。

下午2点,我来到重庆医科大学做核磁共振复查,医生把采样光盘放在电脑上给我解说,我清晰地看到术后的肌瘤已没有了血供,肌瘤已经坏死,手术非常成功!多年的一颗石头终于落地,那种如释重负的快感今生恐怕再难有第二次!

作为医药健康传媒的一名从业人员,姑且不论自己肩负着传递健康的使命,我只是想将亲身体验高速所有不幸患上子宫肌瘤的姐妹们,如果我们已经没有选择是否患子宫肌瘤的权利,我们至少还有选择做一个完整完整女人、一个美丽女人、一个年轻女人的选择权!

(作者 医药导报社社长:颜雨)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关注微信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