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者小草:我和HIFU的不解之缘

所属栏目:患者故事  作者:小草  发布时间:2018-07-11

导语:在“中珠江高强度聚焦超声消融治疗妇科良性肿瘤研讨班暨共铸中国心公益活动中山站”会议现场,99子宫网志愿者小草从广州赶来,向在场的专家们分享她和HIFU的不解之缘。以下是她的分享:


志愿者小草:我和HIFU的不解之缘


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是今天早上从广州赶过来的,99子宫网的负责人邀我过来,我也想见见他就过来了。
  
  一进会场,有点激动!我看见救命恩人陈文直教授在台上讲话,没错!就是这个声音,非常亲切!陈教授帮我做的海扶治疗,快十年了,可我和陈教授还是头一次见面呢。我在2009年的时候子宫肌瘤有9公分大,月经量很多,血色素只有70多,严重贫血,走路的时候连脚都抬不起来,心脏是很严重的室性早搏,因为心脏早搏问题就经常住院,实在不想因为子宫肌瘤再去做开刀手术,加上那时候48岁快绝经了,就想等绝经了让肌瘤自然萎缩,所以一直在坚持着,盼望着绝经的到来。
  
  但是由于贫血问题严重,不治疗不行,后来也实在撑不住了,2009年9月就去省中医院看,医生说要做全子宫切除,因为不需要生育了,然后就给我开了住院的单子,要我去办理住院手续。当时中医院的手术室正在装修,需要我到大学城的中医院去,因为路途太远我说考虑一下,回去上网搜了一下全子宫切除后如何保养,结果无意中搜到超声消融的HIFU治疗,我很感兴趣,然后就没去住院了。
  
  经过2个月和99子宫肌瘤网的志愿者和群友的交流,2009年的11月我直接飞到重庆,去重庆医科大学附属一院做HIFU治疗,当时很多朋友都跟我说这样的治疗从来没听说过,要小心是不是去当小白鼠,我想既然都要切了,就当一回小白鼠吧,不行我再回来切子宫。
  
  到了重庆直奔医院,第一天检查,第二天就做治疗,那时候住院的床位很紧张,到处都住满了人,我就没去住院而是住在酒店。因为治疗前一直有位医生帮我开单做检查和术前的准备,所以我一直没跟陈教授接触过,也不知道是那位医生帮我做海扶治疗,我很清楚地记得在治疗过程中固定姿势有点累了就动了一下,马上听到一个特别的声音说“×××,你不要动啊”,所以我一直很好奇是谁在给我做治疗,后来我是在病历上看到医生签名才知道是陈教授。
  
  治疗结束后2小时,我就自己走路回酒店,第二天就像不曾发生过治疗的事情一样,整个人非常轻松自然地在重庆各处走,远在广州的亲戚朋友打电话给我,问我手术治疗后情况怎么样,我说很好啊,我在逛街了,大家都不敢相信,我当时说只有在科幻电影里见到的事情已经在我身上发生了。HIFU就是这么神奇!
  
  治疗后几天就来月经,量不像原来那样大了,原来是崩漏的状态,要10几天才干净,还严重贫血,现在是4、5天就干净了,这是我非常高兴的,海扶的治疗效果如此快速有效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半年后我去复查B超的时候,9公分的肌瘤已经缩小50%了,一年后B超检查的时,医生已经找不到这个肌瘤了,只说我的子宫有点怪怪的,像有点疤痕的样子,我说这就对了,因为我做过HIFU治疗。我想要让更多的子宫肌瘤姐妹去享受这个无创的神奇的HIFU治疗,所以我做了99子宫网的志愿者,帮助和我一样的姐妹。2012年重庆开峰会的时候我也去了,想顺便到重庆复查一下,结果B超跟核磁共振检查显示,我的肌瘤全部吸收了,很干净!因为我是多发性子宫肌瘤,2000年的时候做过一次囊肿切除,那时就已经挖过一次肌瘤了,但还是再长。所以,我在想,我们就把子宫肌瘤当成感冒一样,长了就用HIFU治疗,因为是无创的,没有任何伤害,可以重复治疗,非常好!
  
  我很感谢HIFU技术,感谢陈教授,感谢HIFU的研发团队,为我们女性谋福,为我们中国争光。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关注微信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