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斌教授:微无创理念是一种人间大爱

所属栏目:医生观点  作者:刘晓英   发布时间:2018-07-12

导语:临床医学似漫漫长河,伴随着人类文明进步而缓缓流淌。手术如同一场战争,兵临城下,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微无创理念就是追求“治疗让病人受伤害更小”的境界,人心所向,理当毫无争议。

日前,在“2015年中国医师协会微无创医学专业委员会年会暨第二届国际微无创医学长江高峰论坛”上,记者就微无创医学的发展采访了中国医师协会微无创医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日友好医院妇产科主任凌斌教授。

凌斌教授:微无创理念是一种人间大爱

凌斌教授(图片来源于中国妇产科网)


  中国妇产科网:与国外相比,妇科微无创医学的国内进展情况如何?还存在哪些问题?
  凌斌教授:第一,技术层面。国内不单是妇科,其它相关学科和国际交流越来越频繁,在技术层面相互沟通越来越多,差距越来越小,甚至技术水平、操作能力和国外的同道不分伯仲。第二,临床研究的重要性。通过这次学习,我深切体会到临床研究,特别是外科系统临床研究的重要性。如何更规范、更科学、如何按照国际规范提升我们的临床研究水平并走向国际,是中国医生、中国科学家们值得思考,并借鉴学习的问题。


  中国妇产科网:当前国内医生对微无创理念的接受还存在哪些问题?如何让医生更好的接受、获取和应用微无创医学?
  凌斌教授:十多年前,腹腔镜技术困难重重,同行不认可,病人不了解,艰难前行。实践证明这个技术是安全的,有效的,微创的,给人类带来了福音。现代微创技术发展日新月异,门类繁多,获得了中国医生越来越多的接受和认可。回顾历史,人类发展的历史长河,从医学诞生的那一天起,人与人之间彼此有一种关爱的时候应该就是最早时代的医生,最早的医学一定是从相互帮助、相互安慰开始的,没有科学的成分。
  相互帮助,相互关爱,对生命的敬畏、怜悯是医学的本质,一直延续到今天,科学成分越来越浓,但本质无论如何都是不能变的。从科学、人文的角度来说,微无创的灵魂就是:不以恶小而为之,不以善小而不为。哪怕有一点点的进步,能够让病人少受一点点伤害都是我们努力的方向,我们的治疗方法伤害越来越小,病人的需求、愿望就是我们努力的方向,这是普世价值观。对于医生来说,微无创理念是一种人间大爱,这是医生应该具备的、拥有的,有了这种理念,在临床实践中才能把握方向去努力、去发展。


  中国妇产科网:您演讲时提到“手术如同一场战争,兵临城下,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我们该如何理解?
  凌斌教授:中国文化博大精深。  
  兵临城下,指我们身体受到疾病侵害,针灸药物均不可治,只能采用手术,关键在于如何把“城门”攻破。  
  从微无创的角度来说,不采用手术创伤的方法,另辟蹊径采用谋略、外交的手段来解决问题是否可行?如果兵临城下不战而屈敌之兵,迫于压力使敌方俯首称臣,我们就赢得了这场战争,这当是医学的最高境界。比如医学的发展,宫颈癌细胞本来作为基底细胞是正常细胞,受到HPV病毒侵袭从正常细胞变成恶性细胞,有没有办法把HPV清除掉,保护正常细胞不至于变成恶性细胞?反之,如果HPV感染导致这些疾病,有没有办法把它逆转成一个正常的细胞呢?按照事物发展规律阴阳平衡,事物是可发展可逆转的,这个是否也可以走通呢? 
  或许可以走通,只是现在的科学技术还没有达到更完美的境界,所以对于医学来讲,不战而屈敌之兵,善之善者也,把人类与疾病的斗争比喻成战争,我们必须深谋远虑,运筹帷幄,需要智慧,需要谋虑,需要微无创理念。
  
  微无创是一个理念,一种境界!
  中国妇产科网:你能否谈谈妇科微创医学面临哪些机遇和挑战?
  凌斌教授:微无创医学是一个涉及到全部临床医学专业的理念,它几乎蕴含于全部的临床、护理、影像和检验医学等专业。追溯微无创的历史,它在整个人类医学发展的历史长河中起了什么样的作用,在长期的实践当中,我们往往对传统的临床工作已经习以为然,认为就应该这样去做。反之,站在病人的角度,很多诊断和治疗措施对其造成很多伤害,不同历史时期,受到科学技术水平限制,医者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患者也只能逆来顺受。  
  医学历史的局限性就在于,在人类还没有无创的办法时,创伤性治疗如果行之有效,那么它就是最好的办法。从人文的角度,从减轻病人伤害的角度,规划下一步的临床研究方向,在达到诊断治疗目的的前提下,尽己所能让病人受更小的伤害。微无创已深入人心,医生越来越认可,病人越来越欢迎,微无创现在面临一个重大的发展机遇,全社会都深刻的认识到这一点。  
  实际上,从器官水平到细胞水平、蛋白水平和基因水平,已经进入到一个崭新的历史时代,例如,奥巴马总统在国情咨询中提出“精准医学”的概念,实际上是在政治、经济、医学层面上,引领了整个医学向着精准化、精细化、微创化、无创化这样一个方向发展。微无创医学的概念似乎比“精准医学”的范畴更大,而且微无创不单单指手术微无创。  
  从过去的剖腹探查、剖胸探查变成CT检查,相对于那个历史时期现代影像检查的创伤小的多,然而,当今我们有多少人在过度CT检查,譬如普通体检的时候能够意识到射线的损伤,因此临床决策需要权衡利弊。 
  我们和病人交流的时候考虑到病人的感受没有,考虑到病人家属的感受没有,对语言的伤害、语言的安抚权衡了没有,显然,微无创是一个理念,是我们永远追求的一个境界,随着医学的发展而永无止境,我们相信会越来越深入人心,这个理念值得我们为之奋斗!
  
  妇科微无创医学未来的展望
  中国妇产科网:请凌教授为我们展望一下妇科微无创医学未来的实现目标及发展方向?
  凌斌教授:最近十多年来,妇产科界在郎院士和很多前辈们的带领下,发生了质的变化,突飞猛进。  
  第一、普及。从最初的鲜为人知到现在的逐渐普及,妇科微无创理念发展迅速。由于中国地域之间发展不平衡,医院之间差异很大,中国的微无创医学在未来还是要继续面临一个普及的问题,让更多医院,更多医生接受理念,学习技术,使更多的病人受益。  
  第二、完善。这向中国科学家们提出更高的要求,在实践当中发现的问题,哪些更值得我们去认真研究,这是摆在中国医生面前的问题,甚至也是世界医生面前的问题。任何事物的发展都会有平台期,在前进的道路上,须知不足,莫要满足于现状。举例说明,子宫肌瘤的旋切所导致的播散、转移,播散可能是良性肌层的种植,也可能是恶性的,给病人带来了灭顶之灾,经过这么多年的临床实践,它确实是存在的,尽管大家的说法不一,但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出于仁爱,出于对生命的敬畏,无瘤理念比无菌更加重要。细菌感染可以用抗生素消炎,如果肿瘤扩散了怎么办呢?这是致命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必须感谢前辈们发明了粉碎技术,把实性巨大的肿瘤通过微小的切口取出来,前辈们是非常了不起的,但随之而来的是肿瘤播散的问题,与无瘤理念相违背的问题,需要后代们用智慧去解决它,最终目的还是尽最大的可能保障病人的安全。 
  第三、发展。所谓发展,也意味着创新,比如海扶技术改变了我们过去的疾病治疗理念,为很多疾病治疗带来新的选择。采用微创技术解决病人问题,改变了过去平均住院7-10天的局面,术后第二天即可出院,为患者,为医生都带来福音。利用自然腔道(如泌尿道、胃肠道、耳鼻喉等)减少体表皮肤瘢痕,如腹壁疤痕,甚至没有腹壁疤痕,创伤小、美观,病人更容易接受。任何一个事物,任何一个好的术式(比如开腹手术曾经也是一个非常好的术式)和腹腔镜结合达到一个新的高度。阴道离子宫、离附件距离最近,它是天然的腔道,如果弃之不用实在可惜,阴式手术未来一定是充满了希望的。当然目前在技术上仍然存在障碍,但是面对诸多挑战,同仁们共同去思考、去探索、去突破。我们相信,微无创医学理念的应用将会掀起一场医学革命,开启一个“微无创”时代!


凌斌教授:微无创理念是一种人间大爱

凌斌,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医师协会微无创医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日友好医院妇产科主任。

先后担任任中华医学会妇科肿瘤学分会委员、安徽省妇科肿瘤学会主任委员、安徽省微创医学会副理事长、中国妇产科医师协会常委、中国免疫学会肿瘤免疫与生物治疗分会委员、北京市医学会妇科内镜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北京市医学会妇科肿瘤分会常委,北京市医师学会妇产科分会常委;多次受邀担任《中华妇产科》、《现代妇产科进展》等杂志编委;发表论文200余篇,其中SCI收录20余篇;主持或承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等省部级以上课题近20项,成功申报并授权专利20余项,培养研究生40余人。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关注微信
二维码